淨灘的髒垃圾只能燒掉?這樣做讓垃圾變黃金
發布日期:2018.04.19

淨灘的髒垃圾只能燒掉?這樣做讓垃圾變黃金

"環保有3R,分別是Reduce (減少使用)、 Reuse (重新利用)、Recycle (循環再生)。日常生活用塑膠可以這麼做,但是海洋塑膠垃圾呢?淨灘清出的海廢,只能被焚化燒掉嗎?"

文/CSR@天下/黃之揚 

 去年11月,我們跟印花樂合作舉辦了淨灘藝術節,見識了新北市沙珠灣海灘海漂塑膠量之驚人。在號召三百人一同淨灘後,我們整理出30多公斤的HDPE與PP兩類塑膠,交給專門回收塑膠造粒的合作夥伴大豐環保,一起透過實作,來驗證海洋廢棄塑膠是否和生活用廢棄塑膠,同樣具有回收價值。

 12月初,我們與夥伴們來到大豐環保的彰化廠區,再見上個月親手撿拾的海廢塑膠。重逢的感覺奇妙,但可沒有喜悅。海廢塑膠的回收流程跟生活廢棄塑膠差不多,但因為我們在活動中所蒐集的海廢塑膠總量不足,無法進入一般造粒的流程,於是我們一行人就以人工取代機器。

 我們先將上頭覆有泥沙的海廢分選、初步清洗、剪碎成機器可絞碎的片狀、清洗、最後粉碎成碎片。後續,塑膠碎片進入機器,經過加熱成熔融狀後,抽粒成顆粒狀的回收塑膠原料。

 

海廢塑膠品質,跟一般生活塑膠差不多


 實驗的結果讓人有點驚訝,根據大豐環保研發中心的副理享哥所說,經歷風吹日曬雨淋的海洋廢棄物不但能完整回收,造粒出來的品質其實跟一般生活塑膠的造粒差不多。

 雖然令人高興,但海廢回收也有一定的條件及門檻。首先,因為海廢的顏色混雜又參雜髒污,因此最終的造粒都是深色,應用層面較受限制。相較之下,有些淡色的生活回收塑料,可做較多應用。

 另外,在淨灘撿來的廢塑膠中,其實只有部分能夠再利用。大部分的海廢塑膠,經歷漂流都已泛黃破碎、甚至長滿藤壺,失去回收價值,最後只能當作一般垃圾焚燒。能進入回收系統的,都是少數能熬過自然環境侵蝕的佼佼者了。

 並非所有塑膠都能再應用。大豐專門回收HDPE與PP,這兩種塑膠本身就在自然環境中具有較高的耐受度(如耐熱、耐鹽化等),但其他塑料材質,例如PET或尼龍,物性較容易受到環境影響,若想回收再製後的材質達到一定品質,就需要倚賴強化或者添加劑。

 

再利用門檻:成本、來源、規模


 當天的參訪讓我們確定海廢塑膠可以再造粒成回收塑料、也確定其品質。不過,回收塑膠原料的應用,目前還存在不少門檻:

 成本考量上,一般回收塑料基本上會小於或等於塑膠新料,但海廢塑膠的運輸、人事、處理等的成本,都高上許多。相較於生活廢棄塑膠,海廢的來源較不穩定。雖然大海中的塑膠垃圾可說取之不盡,但淨灘活動頻率有限,能蒐集到堪用的塑膠量也有限,無法穩定提供。

 最後則是規模化。全球其實有不少的海廢塑膠再製案例,例如,來自紐約的海洋保護組織「海洋會議」(Parley for the Oceans)就曾與愛迪達合作,用海廢來做運動鞋。主打天然環保的清潔用品美則(Method),也曾以海廢塑料再製成瓶身。也有不少設計師以海廢做成工藝品,如桌椅、飾品等等。

 然而,這些嘗試性的產品,現階段多數都停留在市井小民不會購買的高端工藝品,或是短期議題的倡議或行銷手法。未來是否能進入生產鏈、取代現有塑膠、創造長期的商業價值,則是下一個挑戰和改變了。

 

(轉載自CSR@天下網站

資料來源:http://lowestc.blogspot.tw/2018/03/blog-post_29.html

國內外活動
News